2020年的汪苏泷,不仅在专辑和音乐作品方面稳扎稳打,更将触角伸向影视、综艺等娱乐圈的诸多领域。



在这个对他具有纪念意义的整数节点年,他决定用这张《大娱乐家》专辑,以娱乐圈亲历者的身份,来谈谈娱乐这件事,作为对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,也作为一个活在当代的年轻人,来重新审视自己跟世界的关系。


▲戳图收听汪苏泷专辑《大娱乐家》


既然是眼观娱乐,自然不能只有自己的视角,这张专辑找来了李格弟、严云龙、周耀辉、好妹妹乐队秦昊、阿肆、万一等人来共同参与歌词的创作,不同年龄、不同地域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写出他们心里对于“娱乐”这个主题,对于汪苏泷这个人的一些认识或想象。


在演唱的部分,还有与谢可寅合作的《讲个笑话》,与aZi、Smelly D合作的《格林兄弟的诅咒》。这些歌曲的编曲也是各有不同。若是作为单曲来听,这些歌有着非常多样化的面貌,但因为主题上的关联性与完整度,又让这些歌曲被统一在一个既复古又潮流的听感当中。



这样的矛盾统一,就像是在这个时代里仍然爱听唱片的那部分人的心态,我们期待流畅旋律的回归,我们也希望听到新鲜的东西,最重要的是,我们希望碎片的时间可以连成整片,希望流行歌曲里也有真正内心的表达,而这些,在这张《大娱乐家》里都听得到。

“累坏、乐坏,需要娱乐需要爱”,开篇的《大娱乐家》是破题的主题曲,仔细听你会发现这首歌有三种形态的段落,开头的抒情段落里是平常的生活场景,有一点疲惫感,却有军鼓推动着铿锵的往前走。

中间的段落变速成快速的舞曲,仿佛是我们在娱乐里片刻休憩、释放欲望的娱乐场景,是在迪厅、在舞台、在网络尽情释放情绪的段落。最后,是钢琴和弦乐推动的尾段,是打完鸡血充满电后重新出发的终点和起点。


《讲个笑话》听起来像是甜蜜的对唱情歌,细看歌词,写的原来是和手机对话、用Emoji传情的事,听起来就很“互联网行为”;


严云龙填词的《娱乐世代》就像是为演唱会现场定制的歌曲,在舞台上燃烧的自己,成名的意义,大概也是当下处在娱乐中心的汪苏泷心底始终在平衡的问题;

秦昊写的《小段》,带着三拍子的灵魂节奏,讲述了那些回不去的美好,懵懂的初恋、需要等待着下一集的电视剧、还有一整夜一整夜聆听的实体唱片;


《末班飞行》里记录了汪苏泷辗转于一个个目的地的忙碌与孤单。至此的专辑上半段,是娱乐的大众面。

专辑的下半段,相对而言是独处的部分,《伊甸园》记录的是他相对传统的感情观,是物质之外的相处细节,简单的甜蜜与负荷;


合作曲《格林兄弟的诅咒》是在游戏里的猎人魔法师,逃离现实之外的另一个奇妙世界;


阿肆写词的《每月5号》在讲如期而至的低潮期,一些负面的情绪如期而至,或许是灵感的必须,又或许,只是我们的庸人自扰;

标准B面抒情歌《祝我快乐》,有富鲁格号、有钢琴弦乐,有一听入耳的旋律,还有一点点古典音乐的静谧优雅感,窝在家里不出门的下雨天,赖床的周末,这些平常的独处场景里,一些早就被藏在角落遗憾的回忆,想起来很孤单吧,可是就这样一个人,明明也很快乐。


专辑收尾的《侏罗纪》找来火星电台编曲,用复古摩登的律动,轻快舒压的节奏回归到简单的生活哲学。那是在大世界的娱乐,小自我的烦恼之外的另一个角度,是进入娱乐又回归自我的方式。



都说这是个娱乐至上的年代,在各样的音乐、影视、游戏、资讯、网络社交的围剿之下,我们要如何找到自己和这个世界恰当的距离,要如何自处?这或许是每个当代年轻人都在面临的问题,也是汪苏泷透过这张专辑所记录、观察、反思和反馈的内容。


2020年是汪苏泷的出道十周年,原定于12月5日举办的汪苏泷大娱乐家演唱会虽因疫情取消,但“大娱乐家”汪苏泷依然站在各个舞台中央,在重重帷幕缝里透出他的光。听完这张专辑,你们对这场“娱乐大秀”的感觉如何呢?在评论区分享一下吧~

文|自娱自乐(ID:selffm
编辑|黄色潜水艇